許建英:新疆與祖國内地一體化是曆史發展的必然
來源:中央統戰部作者:
發布時間:2019-07-26 09:59:58
【字體:

  作為統一多民族國家,中國在曆史上雖然有統一時期和割據時期,但交流交融是曆史發展總趨勢。新疆與祖國内地在漫長的曆史發展中,唇齒相依,踵事增華,融入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大家庭中。

  新疆地處祖國大西北,古稱西域。漢朝将西域納入版圖,開啟了新疆與内地一體化的曆史進程。

  新疆與祖國内地早在新石器時代就有着密切的經濟文化聯系。當代考古出土文物表明,新疆不同地區出土東南沿海的海貝、内地絲綢、銅鏡和漆器等;同時,内地多處早期曆史遺址發掘出大量新疆和田玉石。除了出土文物外,中國古代大量文獻也表明内地與新疆的密切關系。例如,史籍《山海經》《竹書紀年》《穆天子傳》《逸周書》及《史記》《漢書》等,都是把西域列為中華文明組成部分。

  漢朝建立後,漢武帝派遣張骞兩度出使西域,加強同西域烏孫等部族聯系,獲得西域政治、民族、社會、經濟、交通、氣候等方面第一手資料,為統一西域創造了條件。公元前60年,匈奴日逐王歸降西漢,漢朝中央政府設置西域都護府,統轄天山南北及蔥嶺一帶廣大地區。西域都護府的設立,标志着新疆正式納入祖國版圖。漢朝中央政府除了直接向西域派遣官吏外,還冊封西域各國國王和官吏,為其頒賜印绶。東漢時期,先是在西域設置西域都護府,公元123年設立西域長史府,替代西域都護府,直到東漢末年。東漢的“西域都護”和“西域長史”均是管轄天山南北的最高軍政長官。

  魏晉南北朝時期,繼續沿襲東漢舊制治理西域。220年曹魏政權建立,在西域設置西域長史和戊己校尉,管理西域事務。魏王朝先後冊封西域多個地方政權首領,例如,222年,冊封車師後部王壹多雜為“守魏侍中,号大都尉”,“受魏王印”等。同時,西域各地方政權不斷派遣使者到洛陽朝貢,據史料記載,龜茲、于阗、康居、烏孫、疏勒、月氏、鄯善和車師,均像漢代一樣保持朝貢。西晉仍沿襲曹魏舊制,在樓蘭設立西域長史府,管轄西域;在高昌設立戊己校尉,領導屯田戍守;同時,西晉繼續冊封西域鄯善、焉耆等地首領。

  十六國時期,西域為河西涼州地方割據政權管轄。前涼、前秦、後涼、西涼和北涼先後統治着西域,以漢族為主體的高昌地區建高昌王國,實施郡縣制,按照内地郡縣制度管理。

  隋唐以前,漢朝開辟西域治理基本體制并一直得到沿用;當然,魏晉南北朝時期也有所創新,開始引入郡縣制治理西域。

  隋唐時期,開辟治理西域新模式,管理西域更為廣大的區域。581年,隋朝建立,統一全中國,結束了數百年分裂割據局面。7世紀初,隋朝在鄯善(今若羌)、且末(今且末縣西南)、伊吾設郡;隋炀帝時,西域有34個地方政權到中原王朝朝貢,隋政府專門設立西域校尉,管理西域事務。

  618年,唐朝建立後大力經營西域。630年後,唐朝在新疆東部陸續設置西伊州(後改為伊州)、西州和庭州,共轄12個縣,縣下設有鄉、裡,實施與内地一緻的治理制度。640年,唐朝設置安西都護府,658年,改為安西大都護府,全面确立對西域的統治地位。703年,唐朝在天山以北設置北庭都護府,與安西都護府分治西域。709年,北庭都護府升格為北庭大都護府。安西都護府共轄22個都督府、118州,管轄着天山以南、蔥嶺以西廣大地區;北庭都護府共轄23個都督府,管轄天山以北至巴爾喀什湖以東、以南廣大地區。

  與西域東部地區的州縣制不同,唐朝對西域西部廣大地區實行羁縻制度。這些府、州的都督、刺史均由部落原首領擔任,可以沿用原來統治機構,按照其部落習慣統治所轄區域;其官位世襲,但必須接受唐中央政府冊封。7世紀中葉後,唐朝設立龜茲、于阗、疏勒、碎葉四大軍鎮,即安西四鎮,強化治理。

  隋唐時期,特别是唐朝在西域建立起系統的管轄和治理機關,反映出這一時期對西域管轄和治理大大提升,在維護西域社會穩定和保障絲路安全暢通的同時,有力促進了新疆開發與經濟發展。

  五代與宋朝時期,内地先後建立後梁、後唐、後晉、後漢和後周五個割據政權,西域也出現多個互不統屬的地方政權,主要有喀喇汗王朝、于阗李氏王國和高昌回鹘王國等,但均與内地保持密切關系。例如,李聖天自稱為唐之宗屬,對後晉保持朝貢關系,後晉冊封李聖天為大寶于阗國王。五代時期,高昌回鹘王國多次派人到後周朝貢;宋朝時期高昌王、于阗王、喀喇汗王都曾遣使向宋朝進貢。

  13世紀初葉,成吉思汗崛起後西征西域,滅西遼,統一天山南北。元朝建立後,加強對西部領土管轄,設立行尚書省、都護府、元帥府、宣慰司、西域衛親軍都指揮使司、提刑按察司、交鈔提舉司和交鈔庫等;還直接派官吏和軍隊,分封汗國、冊封地方首領。在整個元代,西域地區一直深受中央重視,被置于和内地行省同樣重要的地位。

  1391年,明朝收複哈密。1406年,明朝中央政府在哈密設衛。明朝還冊封和任命别失八裡、亦力把裡、吐魯番和瓦剌等地割據政權首領,不斷派官吏巡視西域各地,直接和間接地管理西域各地方政權。同時,西域各地方政權也不斷向明朝中央政府稱臣納貢。

  清王朝逐步實現新疆與内地政治制度一體化。1755年清朝平定時叛時降的準噶爾割據政權,1759年又平定大小和卓木叛亂,統一天山南北。此後,對新疆實行軍府制統治,設伊犁将軍于惠遠,伊犁将軍為統治新疆軍政的最高官員。同時,清政府針對新疆不同地區,采用不同統治制度,分别在維吾爾族聚居的南疆實行伯克制度,但是廢除伯克世襲制;在蒙古族和哈薩克族地區實行劄薩克制度,在哈密等地實行郡縣制。19世紀中葉,浩罕汗國乘新疆内亂之際入侵新疆,在喀什噶爾建立僞政權。1878年,在新疆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持下,左宗棠率軍迅速消滅阿古柏僞政權,收複新疆。新疆收複後,清政府順應曆史發展和現實治理的要求,于1884年在新疆正式建省,與内地政治完全一體化。

  綜上所述,新疆與祖國内地一體化是曆史發展的必然,也充分說明新疆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;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,各民族人民患難與共,同舟共濟,形成了維護國家統一,維護民族團結,反對外來侵略,反對分裂的光榮傳統,結成了密不可分的命運共同體。